WelcomeCQ9电子为梦而年轻!

| 新闻中心

| 发展历程

more

西安朗博节能科技CQ9电子是以西安地区退离 休科技教育工作者为主体组成的非盈利性社会 团体,是党和政府联系老科技教育工作者的桥 梁和纽带,是西安市科学技术协会的组成部分 也是陕西省老科学技术协会的团体会员。本团 体的业务主管部门是西安市科学技术协会。本 团体的登记管理部门是西安市民政局。本团体 接受业务主管单位、社团登记机关的业务指导 和监督管理。西安朗博节能科技CQ9电子专利技术开发中心是 西安朗博节能科技CQ9电子设立的业务部门。

| 技术项目

魏安力:新能源车不能指鹿为马 禁售燃油车不可行

来源:本站 作者:匿名 发布:2019/3/11 修改:2019/3/11 隶属:行业动态 点击:160

近日,中国内燃机工业协会专家委资深专家魏安力放了一记重炮!

补贴新政迟迟未落地,退坡幅度众说纷纭,部分新能源从业者的神经脆弱而敏感。恰在此时,魏安力指出:“把纯电动汽车称为新能源汽车,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提法,是学术、科学界的犯罪!”

在这个节骨眼上,魏安力此言一出,等于扔出了一颗重磅炸弹,或将对纯电动车未来发展产生重大影响。

补贴之殇

补贴推动下,大干快上纯电动汽车的风潮席卷全国,造成巨大浪费。

补贴之下,新能源车销量逆市大涨,纯电动汽车一家独大。乘联会数据显示,2019年1月乘用车销量为202.0万辆,同比增幅为-16.6%。其中,新能源车销量为9.1万辆,同比增幅为183.5%,成领涨乘用车大盘的唯一动能。新能源车中,纯电动汽车销量为7.2万辆,销量比重高达79.1%,成为新能源车的“最佳代言人”。虽然补贴门槛一再提高,但部分企业仍在大幅提升纯电动汽车的技术指标,以期待拿到更多补贴,全然不顾市场接受程度如何。换言之,补贴直接导致纯电动汽车畸形发展。

尽管补贴逐年退坡,但部分地区发展纯电动汽车的热情丝毫未减。魏安力告知《选车网》:“春节后,我去看了几个制造纯电动汽车的工厂,看完之后真是心疼,工厂建设的现代化程度非常高,我很难想象,如果中美贸易谈判以后补贴去掉,或者2020年补贴完全退坡,这些工厂现在没拿到资质,没获得许可证,却还在亢奋地投资建设,一个小小的城市,纯电动汽车的规划产能就高达80万辆,多可怕……”

在魏安力看来,把纯电动汽车当作新能源车发展,造成浪费数额之大触目惊心。据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(CSIS)估算:2009~2017年,中国政府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直接投资(补贴)超过3200亿元,累计减免购置税额等700亿元,总投入高达3900亿元。魏安力表示:“3900亿只是政府补贴,天使投资,企业投资,地方政府投资累计已经达到上万亿人民币,钱投进去了,一线工人还在拼命地干,技术部门还在亢奋地研究,明天怎么办?这笔账怎么销?责任谁来承担?”

这一切的一切,皆因为某些人指鹿为马——把纯电动汽车称为新能源汽车误导了决策层。

一记重炮

“不要把纯电动汽车称之为新能源车,禁售燃油车不可行,纯电动汽车零排放、无污染是谬论!”魏安力明确表示。

在电动汽车补贴新政迟迟未落地,不少人寝食难安之际,魏安力的说法无疑给了他们一记重炮,某些人或许连北都找不着了。

魏安力认为,把纯电动汽车称之为新能源车这个提法不科学、不公平、对于产业发展,经济发展是一种巨大的误导。他指出:“首先,第一台电动汽车诞生于1834年,比1886年成立的奔驰汽车厂、戴姆勒汽车厂还早50年。如果把电力称之为新能源,那么我们人类的旧能源是什么呢?所以我多次强调要终止新能源车这个称谓,就叫电动汽车。其次,把新能源的称谓赋予汽车,使汽车有了独占性,这不公平。第三,把电动汽车作为新能源车来推广,已经对我们汽车工业发展,对未来能源认识产生了误导,甚至可能对经济建设造成非常大的影响。”在魏安力看来,弯道超车就是一种盲从,事实证明是非常错误的。

针对近年来部分业内人士提出禁售燃油车的说法,魏安力认为,这毫无科学道理,也不符合实际情况,坚决不可行。他表示:“我无法想象离开内燃机人类怎么生活。首先,前段时间中印两军对峙,如果大家都用电动车,一旦没电了,难不成双方还要商量好,先回家充电然后继续对峙?其次,内燃机广泛应用于船舶、铁路、陆路等诸多领域。以与老百姓生活最为紧密的陆路货运为例,商用车基本要求是多拉快跑,你给货车装十吨电池,它怎么多拉货?纯电动货车跑500公里停下来充电12小时,又何谈快跑?”在魏安力看来,如果不能很好地解决上述问题,盲目提“禁燃”是非常不负责任的。

电动汽车零排放是谬论。魏安力指出:“我们全人类的能源有六种,分别是水、火、核、风、太阳能、地热。中国75%是烧煤发出的火电,在这个前提下,电动车的电哪儿来的?讲零排放,要看从矿井到车轮全生命周期的排放体系,不能看到电动汽车没有排气管就说它是零排放,此其一。其二,传统汽车和电动汽车同时报废,前者压成一个团炼钢去了,后者的动力电池自然降解需要一万年,有些材料产生的污染跟核废料有一拼,必须要专业机构拆解报废。所以我非常赞同工信部出台的动力电池追溯和回收机制,因为这是在对子孙后代负责,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。”

魏安力的观点很清楚,火力发电不是清洁能源,动力电池报废监管不到位也可能引发严重污染,零排放、新能源的“标签”不能贴在电动汽车上。同样,早在2016年泰达论坛开幕前夕,原机械工业部部长何光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电动汽车就应该叫电动汽车,不要把它叫成新能源汽车,现在业内把新能源汽车等同于电动车的说法我认为是不科学的。”

然而,正确的声量始终太小,补贴的诱惑过于强大,头脑发热的人们一窝蜂地杀入电动汽车领域。而今补贴大潮退去,很多人或将会被搁浅在沙滩上。

和谐发展

虽然魏安力并不赞同电动汽车“代言”新能源车。但他对于近年来动力电池的发展成果非常认可。

魏安力表示:“中国搞了这么多年电动汽车,在动力电池研究方面取得的突破应该给与肯定,这为今后增程式电动汽车、混合动力汽车、燃料电池汽车发展奠定了基础。”

在魏安力看来,电动汽车不能代表新能源车,新能源这个提法既不科学也不合理。从动力层面看,今后传统燃油车、增程式电动汽车、混合动力汽车、燃料电池汽车四大类产品将会平行、交替、互补、和谐发展。

 

上一个新闻:无废城市


下一个新闻:2019年两会上